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多特蒙德》

Ricki:



在国内的时候,自己并不是多特蒙德的球迷,甚至很少关心。


即便他们连续两年战胜拜仁夺得德甲冠军,我对他们的了解也仅仅限于几名球员


但是我还是知道,这个球队很有冲劲,很激情,也很年轻。


到了德国之后,也并没有特别想去看多特蒙德,即便它就在北威州。


逐渐开始关注多特蒙德,主要是两个原因


首先是因为认识了Pan,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多特粉,也超级爱看球


还有就是因为和侯哥一起在寝室看了一场多特蒙德和马拉加的神奇对决


用iPad艰难的看。多特眼看着就要被淘汰,总比分一比二落后,最后几分钟要进两球。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了,我也调侃地和侯哥说,之前多特那么嚣张,没想到歇了。


之后发生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多特神仙一样连进两球,我和侯哥都看傻了


真的是史诗级的逆转和结果,即便我们在看模糊的视频转播,也完全沉浸入其中了。


感叹完这一场的奇迹,我们才傻傻准备买票去看多特。


可是太晚了也太难了。半决赛看皇马对多特,没实现。最后德甲也没实现。


根据之前积累的经验,我们打算去多特的训练。


当时马上就要欧冠决赛了,因此多特的训练表上都是封闭训练


根据我们简单粗浅的经验,封闭训练是肯定没法要签名了。


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出发了,前往多特蒙德这座工业城市。


出发的时候,还记得拍下了一杯小小的麦当劳咖啡,当时心里根本没觉得会有收获。


但是在出发之前,我和一位追星的大牛取得了联系,也就是后来给我们提供无穷帮助的史梦慧。


到了多特蒙德。直接出发去训练场。多特的训练场和比赛场地似乎是分开的。


结果发现自己跑错了地方。


其实多特蒙德是这个城市很大的符号,在公交车路线图上就有大大的球场一站。


于是我们重新赶往球场。车子下来走了一段,果然很快就到了。


和史梦慧联系了一下,约定在Fan Shop见面,于是安安心心逛了起来。


多特的Fan Shop做的确实好,又大又漂亮,产品也非常齐全。


逛了很久,买了一件多特打入决赛的纪念t恤,还买了一本战胜皇马的队刊。


和史梦慧碰头后,被好好科普了一番。她根据经验知道训练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也知道训练场的位置。


赶到训练场的时候,天已经阴了。没有什么人。于是我们开始等。


之后来了两个她的朋友,于是我们五个人一起等。


当时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发生。


远远看见训练结束了。于是大家拿出签字笔,拿出球衣,球星卡和队刊。


有几个似乎是伊斯兰民族的小孩和他们的妈妈,在我们路对面等,在我们前面。


还有开车的一家人,似乎也来等多特的球员。


没多久,第一辆车出来了。是克洛普。


招手,没停。


克洛普指了一指手表,挥了一下手。


虽然很遗憾,但是还是觉得大胡子真的很和善。


后来又有两位没看清,直接开车飞驰而过。大家都觉得有点疑惑。


有经验的两位表示不像多特球员的作风。


后来莱万出来了。


一开始果然又没停。当车子开到我们这儿的时候,突然停了。


尽管莱万不让拍照,但是能看到他,签到名,也已经像做梦一样了。


莱万走后我们总结出经验,多特球员看到伊斯兰那批孩子不会停车,看到我们会停。


结果果然如此!最后几个孩子和他们的妈妈也发现了,于是默默移动到了我们这边。


接下来的接近半小时时间里,球星们开着车鱼贯而出。


为我们停下的有罗伊斯,凯尔,胡梅尔斯,桑塔纳,施梅尔策,京多安,席贝尔,阿米尼。


对侯潇和我而言,这简直像做梦一样。


尤其是看到罗伊斯的时候,真的都疯狂了。每一个人。


大部队走了。为数不多的球迷也都离开了。我们还在等待,想等等格策,等等大十字。


很遗憾,他们似乎已经离开。


从波恩到多特,本来就不近。折腾了一天,到科隆已经是十点半左右了。


和侯潇坐在大教堂前看了一会儿夜色,乘火车回到了波恩。


这真是一段太梦幻太精彩的经历。让我真的瞬间觉得,平日的生活好苍白。


原来追星是这样的。原来追星是这样的。


最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多特蒙德输在了决赛场。年轻的梦想总是不完美的。


而我在德国的最后一场球,也仍是看着多特蒙德。


一个超级杯的冠军,开始了新的赛季。


回头才发现,到德国的四个月都被多特蒙德串联了起来。


对阵马拉加—追训练—欧冠决赛—TIM CUP—德国超级杯。


没能在比赛多的时候到欧洲是最大的可惜。


能遇上这支最美的多特是最大的幸运。
















 
转载自:Ricki
评论
热度(3)
  1. 南钟MeenzerRicki 转载了此文字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