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鹰婕Jane:

<碎片>


>>>

本是春分天,却硬生生降温成冬天的味道。

感冒得声音都变成碎片,轻轻飘浮在空气里,

每说一句话都像是在喃喃自语,噎在体内无从释放。

与朋友裹得严严实实出去吃饭,在饭厅里温度骤升,

我也缩紧脖子呆坐着没有解开围巾。

朋友伸手来摸我围巾的质地,"我还以为是两条围巾"。

我回答,"是一条,它很厚很厚"。

话音刚落,自己就像掉进一个洞穴里,深呼吸了一把。

很久之前收到这条格子围巾的时候,还一度嫌弃它太厚,勒在脖子闷得慌。

很久之后,在南方城市冷风凛冽的时候,我却不言不语让它与我为伴,

原来是那么实用那么温暖。

是喜还是悲,总是物比人长。


>>>

饭桌上提到一个共同的朋友K,说起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

我一下说出确切的时间与地点。朋友是绞尽了脑筋也只剩模糊印象。

这个小小细节也无意中透露很多讯息,

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里占据如何的位置,不问自明。

与K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

但这种淡淡的在意与关心并不会因什么而改变。

再次交谈,在哪座城市都一样,

可以小酌,无话无谈,不觉年岁逝去,不觉时空阻隔。

也许这是异性朋友之间最好的状态。

有隐秘心绪流动,但不会互相干扰与入侵,

尊重与欣赏对方的独立世界,站在某个点之外给对方祝福,

由此情谊才能穿流时日悠长。


>>>

醒来,睡眼怔忪,一瞬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其实,起床一刻的心情与状态,实在潜藏太多可以窥探的秘密。

你过得好吗? 只需要问问起床一瞬的自己。

是倦怠,放空,想要逃离,

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笑着,暗自欢喜,充满生机与希望。

在怀疑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我都用这个方式做自我检视,

每次结果都让自己哑口无言。的确是如此,也就不用再辩解。


>>>

有强烈幸福感的日子也许只是偶然,

需要所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慷慨赠予。

供我们在时日悠长的繁冗与日复一日的平凡中咀嚼回味,

由此期待与另一段偶然的强烈幸福相遇,由此找到生活的勇气与希望。

除却不可控的因素,我们自身能够抵达的,是各自的微小幸福。

就像你给自己买了一束满天星,遇见一条挚爱的麻料裙子,

看了一部爱了多年的电影独自欢笑落泪,

找到契合的朋友一起吃喜欢的晚餐,

有一块独立又寂静的时空交予自己,让你清零与自我对话。


>>>

人的自然属性向往归隐山林。

人的社会属性渴望融入社会获取某种成功。

极端的例子,是没入荒野,或者走向腐坏。

大部分人都是两者之间的混合体,

这两者之间的此消彼长造就了各种不同的人。

社会属性强烈的人会推崇成功学,欲不顾一切冲往自己所要的生活。

自然属性强烈的人想要把自己隐匿起来,像一棵树独立于荒原之上。

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纯粹,无论如何都会有人对自己失望。

但谁都不要对谁妄加评论,各自人生,各自欢欣与苦涩。

人与人之间很难抵达互相理解,也许正是上天的旨意。

谁是同类,谁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走近的陌生人,上天原来早已帮你分好。

你只需要去经历,体会,而后在瞬间恍然大悟。


>>>

生命仿佛蒙着一层面纱,什么都说不定。

但生活是这样一环扣着一环,你不知下一刻自己又会身处哪个当口。

而你会做什么,如何做,要看你身处的那个点而定。

于是想起电影《闰年》里面一句话,"别想要控制你整个人生"。

考虑太多是徒劳,只要跟着心,认定一个方向,踏实去走就好。

走着走着,也许就会遇到你心目中的那个自己。


摄影、文字:鹰婕


 
评论
热度(185)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