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鹰婕Jane:

 

<寻常夜>


与好友相聚。走过山高水远后依然手挽着手看家乡的夜色。

以前如此,现在也是。景致与人看上去并无多大变化。

但我知道,那些孤单无助的路并没有白走。


我们都遇到过猝不及防的伤痛,

不管是喝着酒抱住彼此痛哭,

还是独自在黑暗里摸索一条没有别人告知你的路。

如今我们都向阳生长,

迎着大风,也迎着黑暗。

我们都知道前路凶险,也知姿态应是不畏不惧。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经意间给予打击或惊喜,

在迥异的际遇里让人去内观与重塑。

你看到一个怎样的世界。

你看到一个怎样的你。


何时会赫然发现自己早已跨过一个坎?

回首之时。

只有等我们真正渡过某个伤痛,

真正渡过一条苍苍茫茫的大河,

才会明了,那仅仅是生命里卑微渺小的曲折。


上天给你的奖赏,

便是你自然而然地承受苦痛之后,

内心从一亩田地修炼成辽阔山野。


身处任何难以接受的打击苦痛,

都要记得,自己在渡一条河。这条河叫做「自在修为」。

河水凶猛,但终有岸。


告别好友后独自归家,

目睹一起交通事故。就只是几米开外的距离。

一瞬而已,生命如此繁盛又如此微渺。

再喧嚣的花火也只是灰飞烟灭止于弹指间。

回过神来想要继续前行,夜色中与一双陌生的眼相对。

深深印在脑海里,他闪着泪花,像是僧人一刹顿悟,快要流下热泪。


能不能让生命简单一点,砍除冗杂和强迫,

仅仅是活得更加自在与从容。


我所祈愿的,不过是你的平安喜乐。



评论
热度(164)
  1. 莫六六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