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你说过亲了队徽就算约定,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GrantZhu:

  这个上午,伯纳乌三万人对着贝尔高喊“亲队徽”的时候,莫名地就有了一种累觉不爱的心情。
  伯纳乌球迷还是这么天真,天真到近乎幼稚。他们总喜欢看球员做出这个最形式化也最能对俱乐部表达“忠诚”和“爱意”的举动,以为亲了队徽就是真正的皇马人,从此荣辱与共了。球员们也总是很配合,也许在某个时刻他们真的会因为肾上腺激素飙升而相信,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了。但事实呢?在几年以后回头来看,双方或许都会发现,这只是一个看起来很美的幻觉。
  比如厄齐尔。
  厄齐尔对皇马不乏感情,因为他在人生的上升期遇到了皇马,并在伯纳乌赢得了球迷的心。而他的离去大概也并不完全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在给皇马球迷的告别信上,他说:“在皇马的日子对我来说是特殊且独一无二的经历。但有些时候,事态的进展与我们几天前所期望的也会背道而驰。”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暗示他走得有些勉强。但贝尔的欢迎仪式上,有那么多声音在为他鸣不平,在召唤他留下——尽管这些声音在弗洛伦蒂诺不屑一顾的眼神中也逐渐小了下去,换成了对贝尔的欢呼。
  多可笑。就在不久前,人们还说厄齐尔是皇马未来十年的中场指挥官;一转眼,他的未来十年就属于别人了。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有朝一日,当厄齐尔随阿森纳或是其他什么球队回来伯纳乌,得到的不会是嘘声。他和伯纳乌之间毕竟是有过真心实意一起过日子的想法的,只是这种缘分比人们预想的短了许多。
  但如果说伯纳乌给他了爱与肯定,阿森纳能够给予的850万年薪又何尝不是更为直接且郑重的肯定呢?至少在皇马,他的表现再好,也只是老弗爷眼里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三年的全心效命,诸多贡献,俱乐部连一句多余的感谢都没有,就这么轻松的把他从球队名单上抹去。而到了阿森纳,他却将是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宝,5000万身价已足够证明他们对他的重视。
  所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应该也会很快爱上阿森纳,淡忘伯纳乌。
  而他曾亲吻过的皇马队徽,也就成了一段从相濡以沫到相忘于江湖的爱情的象征。
  有些时候,不是你想和谁天长地久,就能和谁天长地久。
  说到厄齐尔,就不能不说到和他同一天离去的卡卡。
  在转会期的最后一天,皇马刷屏各大媒体,大半因为贝尔,小半因为厄齐尔,极小半因为卡卡。一边是新人加盟的无限风光,一边是旧人的默然退场。放在一起,真真的写尽世态炎凉。
  我想卡卡在多年以后再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皇马这一程一定是他不愿想起的东西。在他的生命里,最美好的岁月在米兰,也只在米兰。你看到他回归圣西罗时的笑容了么?——那才是他的心之所系。至于伯纳乌?不过一段失败的职业关系罢了。
  我还能记起卡卡在伯纳乌亮相那天,他躲在搭好的台子下偷看外面的人头攒动时,脸上露出的惊叹而欢快的笑容。我想在四年前挥别米兰的时候,他或许也曾想过开始新一段“恋爱”,但可惜的是,他在皇马并没有成功,不管是竞技还是感情。
  于是,他来的时候,万众瞩目;他离去的时候,只有官网一条三两行字的公告,还淹没在了连篇累牍的贝尔亮相的相关报道里。
  今天去贝尔亮相仪式现场的这些皇马球迷,正是他们在当年举着横幅载歌载舞欢迎过卡卡,又在这个中午喜大普奔地迎来了贝尔。
  而卡卡和贝尔在伯纳乌的开头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加盟仪式上的卡卡不曾亲吻过皇马队徽,而贝尔却一气儿亲了很多次。
  但我不会怪卡卡或许从没有把皇马真正当成家,因为伯纳乌也并不曾真正把他当家人。当你和米兰球迷提卡卡,他们会满怀深情地向你诉说那个笑容纯真的世界足球先生是如何在米兰叱咤风云。但当你和马德里球迷说起卡卡,他们会一脸厌恶地告诉你,那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赔钱货,白瞎了6700万的转会费和上千万欧元的年薪。
  所以到今天,我反而庆幸卡卡坚持没有亲吻皇马队徽。如果最后的结局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摆明自己的立场:我们来谈工作,不要太早谈我们自己都还不确定会不会培养起来的感情。
  老皇马球迷总喜欢对一名球员讲感情,讲忠诚。但从弗洛伦蒂诺的银河战舰时代开始,这种球员与球迷共同成长、以亲情为基础的关系便早已不再存在,存在的只是商业时代的等价交换——用你的名气换我的金钱,用你的表现换我的爱戴。
  这样的关系越来越经不起时间考验,也越来越难生出传说中的长相厮守。尤其对于那些背负着昂贵身价前来的巨星们,开始的越轰轰烈烈,结束时就越难以善终。
  加盟以后一直表现稳定的C罗或许会是个例外,他已经足够资本带着球迷的爱从伯纳乌全身而退。虽然我们也并不太确定,他在退役后最想念的会不会是伯纳乌。
  至于贝尔,他真的不会重蹈卡卡的覆辙?难说。就像伯纳乌以往的爱情传奇,你猜得中大圣驾着五色云彩前来的开头,却往往猜不中结局。
  如果贝尔够聪明的话,他或许应该在享受几万人欢呼的同时,警惕地扫一眼卡卡和厄齐尔离去的新闻,然后告诉自己:不要对这家球队,对这座球场,过早地动什么真感情。伯纳乌的爱,弗洛伦蒂诺的宠,只怕都是有保质期的。
  我不是在咒贝尔。我只是在他亲吻队徽的那一刹那忽然想到:还没有开始相恋便先说尽了海誓山盟,结果恐怕更加讽刺。
  你说过亲了队徽就算约定,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
  (任语之)

 
评论(2)
热度(11)
  1. 江左小熊猫klose 转载了此文字
    眼泪掉下来
  2. White Islandklose 转载了此文字
  3. 南钟Meenzerklose 转载了此文字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