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鹰婕Jane:

<写在2014年最后一天>


·

近几日一直在想要用什么形式,来总结走过的2014。

好几次打开电脑想要写点什么,可又迟迟不知从何说起。

对于即将过去的这一年,太多东西哽在心头。


·

昨晚洗完澡,接到了一个老朋友打来的电话。

他在北京呆了四个月,并没有遇见雪。

电话里声音略略低沉,说刚刚习惯了北方,现在回到南方,

又要重新适应一遍。

我说着,交给时间,再不适应也都会好的。

不断迁徙,不断从陌生到熟悉,间断失去与适应,人不就是这样的么。

天南地北不知怎么就聊了半个多小时,我说,

有了微信之后,现在的人都不怎么打电话了,

但我还是觉得打电话的感觉,是微信无法取代的。

于是偶尔给朋友打电话,电话拨通那一瞬间,

竟然是带着小小的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感慨着今年过得好快,上次见面已经是将近半年前的事情。

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某个朋友,也就见了四五次面,于是一年就过去了,

想想觉得“年”这个时间单位其实也短暂,

一年时光全然在不知不觉间悄悄溜走。


·

前几日平安夜,我自己呆在家里看书,

想起上一年的光景,那时我在异国他乡,独自坐在Clark Quay喝酒看夜空。

今天是2014最后一天,又突然想起2013跨年那一夜,

有人陪伴,坐在屋顶喝酒聊天看星星。

如果你孤独,全世界再美的风景也都是孤独。

那一夜月光披覆周身,小酒喝得人微醺,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只觉得对过去的一年有所感慨,对新的一年有所期待。

一年时间过去,所有的展望与憧憬,一下子都被时间轰隆碾过,

也许今日的状态是一年前怎么也想不到的,

就像在笔直的公路上却意外开出了其他的的岔路。

一路走,一路推翻自己,又不断在这种重生中肯定自己。


·

其实也只有自己知道,在某些时间段里,整个人的状态的确是浑噩的。

有时人处于某个艰难的点,像身处水下,被一大团水草紧紧围困,

你挣扎,但动弹不得。无言以对是正常,因为当局者迷。

而当有一天你突然能够头脑清晰地分析种种,

那是因为已经走出那个艰难的点,成为一个旁观者,

才得以言语犀利地指出你自己曾经的症结何在。


·

今年下半年换了新的日记本,

就好像把从前的故事与心情全都锁进抽屉,

翻开新的扉页,写下“夜幕越黑,星光越亮”,

于是世界就像崭新荒原,无垠无尽。

然而记下来的东西并不多,不过是零碎时间里的片言只语。

原来我早就不喜欢记录事件全貌,也不喜欢讲述事情经过与结局,

只想抽丝剥茧窥见最后的体会或赠于。

你的悲欢,我的离合,到最后其实是什么,我又透过这些体会到了什么。

能够带来一点回忆,带来一点成长,便皆是意义。


·

总能在随便翻到的某一句话里,一下子触摸到当时的自己。

怎样的人,怎样的故事,带来怎样的心情,天气是否影响了你的喜乐,

手边那杯水是否还温热,坐在对面的人眼神是否还温柔真挚。

我还记得那些字句背后的白天与黑夜,炽烈的光与狂放的风,

心生寒意或者忍不住有偷偷的欢喜。

在所有时过境迁之后,每次触摸大概都是一次温柔的体恤。

当时会责怪自己愚蠢,呆笨,会懊恼自己懦弱,模糊,

到今日,却都在时差里慢慢懂得自己。


·

T说,你下半年过得比上半年好。至少开心了很多很多。

当时刚结束一项重要任务,我顶着硕大的黑眼圈坐在她对面,

饭桌上的烤鱼还在热气沸腾,我喝完一小杯酒,回想了一下,的确是这样。

大概也只有身边亲密的人才知道,一年里面我的变化。

上半年大哭过两场,而下半年却总在笑点很低的傻乐状态中度过。

在朋友中我已经变身谐星,随口说几句话就能让他们捧腹大笑。

无论如何我是热爱这样状态的自己,开心就好了。

那天我记下了自己一个人在家也开心得要笑出声的事情:

早上起床后发现是大蓝天;做早餐时煎蛋煎得很漂亮;

在阳光底下走路去菜市场买菜;酱油加蜂蜜的烤鸡翅太好吃;

看一本书,里面骂人的片段太搞笑;

大冬天羽绒服很暖;在很饿的时候给自己下一碗热腾腾的面;

午后有阳光照进房间;在房间里开音响听音乐看书,无论午后或晚上;

阳光爬到手指的时候,抓起相机拍一张胶片;

微信上朋友发来照片或笑话;自己一边吃饭一边看搞笑视频……


·

M说,他总觉得自己活不过30岁。

所以才总是这样轰轰烈烈的生活姿态吧。

后来想了一下,觉得这样的心态也挺好的,

至少会少了很多懈怠懒惰,想要做什么就努力去实现,

日久天长之后便会抵达平庸众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那是他自己所有选择的总和,也是他自己的归途。


·

2014年7月10日我拥有了人生第一个纹身,

来自30 Seconds to Mars那首Do or Die的一句歌词,

Dream Out Loud。

其实自己所想所做还远远不能让自己满意,远远。

所有呐喊都没有意义,我愿意埋在心里,

低如尘埃,再去看似不经意地开放。

现在如果让我许下对新一年的企盼,

我只想说,活得更漂亮,自我更圆满。


·

你我都是。



 
评论
热度(1284)
  1. 山幽水渺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