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雪霁

某一瞬间,我有一种强烈的书写冲动。而思来虑去,结果却如饮过茶水的喉,干涩而无以为继。

长大以后,很多想法、行为还是会复制少不更事的岁月里无理由或是习惯性的表达,可长大让这些想法、行为变得不再简单,譬如怀旧,又譬如起誓。

在连续很多个日日夜夜想回家之后,我竟开始思考这其中的意义。起初我把这种心情归因于一种逃避,而现在看来,却并非这么简单。人生大概时刻走不出“围城”之境——曾经对周围漠视着的我,怎会想到终有一日也会怀念起那生活过的国度——那些匆匆一瞥的街市,那些荒烟漫草的远方或近景,如今正一天天在我心底生动起来。而对当下的思考,也越来越多地夹杂进漠视、怀疑、幻想与无奈。站在衣柜的镜子前,走在人潮时左手勾住右手的一刻,在Loft上浏览一帧帧影像中的沉默所在,对着陌生道路认真唱起《我离开我自己》时,总觉得有千万斤重荷压在心头,与我对峙。而结果呢?我似乎感到自己的价值体系在瓦解。关于曾经坚信的,自持一套的理论体系,形成已久的价值观,就这样,缓慢却清晰地瓦解着。故而会漠视、怀疑、幻想与无奈。我甚至在某个时刻隐约悟出人为何要急急地找一个归宿。以前内心拥有的,似乎都是自以为是的“强大”。总有一天,当你一直习惯的环境、人们以及感情无法继续在你周围,你就会明白那份“强大”是多么的脆弱。若骨子里就有足够的坚强来支撑倒也还好,可有多少人,敢笃定自己在拥有了向往独行的心态时,也拥有了那份满满的坚强?我想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游子,我心只有半片光明。

写下这些的时候,窗外是雪霁的夜。新鲜的凉意溜进被暖气填充的房间,却嗅不出清甜。大概每一段苦逼的日子里,都有一种对未来的憧憬。从小到大,内心默默的起誓已经太多,而走到现在,熬过痛苦,实现的又有几个?或者实现了,也是不会被铭记的。誓言无声而来,无声而去,内心还是一片空白。说不上来好,与不好。然,它到底曾经带动力给你。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非常少地记日记了。大概是大三吧。那之前,从小学四五年级到大二的日记已经沉到拎不动。可我并不太去翻看,亦不觉得那是一笔财富。"生活,其实是很难被记录的"。一支曲子,一首诗歌,一本小说,你听过看过感动过,便成了过往。就像一篇日记,你把某一段时光和情绪放进去,就和它说了再见。日复一日,看不到意义与希望。又或许是互联网带来的碎片化阅读模式与表达方式抑制了原本的读写欲望?谁说得清呢?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未进入微博时代的那会儿,我们把豆瓣变成了一个德迷网站——我们认识彼此,我们换片、写友邻印象、发同人文、随时准备更新相册——那时认识了多少个好基友,收过了多少张片片,看猪波文哭了多少次,友邻注销惋惜了多少回,全都历历在目。后来weibo盛行,大家只是忙着转发、评论图片里的主角,却模糊了你右边@之后的人到底是谁——或许,她就是豆瓣上曾经和你在某张照片下版聊的那个人。

大概,过往和当下,总会是矛盾的吧。

人说“不苦于未来,不忧于当下”。若换我,两者皆被抛却,要如何感受到生活的分量?

评论(12)
热度(1)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