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Moin, Deutschland.》

希尔德丽克:




      一切,始于法兰,终于法兰。

      如今我已坐在自己的书桌前,静静地回想着这两个月以来的点点滴滴。时光飞逝地如此之快,如同梦境一般,我甚至还未发觉,两个月便已结束。尽管很久没有提笔,却还是决定要为这片我挚爱的土地写下我的心情。

      这是一个梦。八年了,回想这些年来自己所许下的豪言壮志,如今一点一点享受它们慢慢变为现实的过程,实在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我曾想象过无数次,当我第一次脚踏德意志的土地,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脑海中会是怎样的场景。可事实是,当你站在梦想了八年的土地之上,语言便失了力量,你只需看着眼前的一切,闭上眼睛,静静享受梦想变为现实的快感,这已经足够了,因为眼泪不会说谎。

      一切都是新鲜的,市政厅,教堂,小酒馆,一切典型的欧洲的德意志的建筑,已然在我的眼前。在法兰,面对歌德故居里这位伟大作家的画像,在汉堡,看着易北河水缓缓流淌,在不来梅,触摸城市音乐家的雕像,在吕贝克,穿过古老的霍尔斯坦门,在拉博埃,登上潜艇和海军纪念碑,我几乎每时每刻都会感动地落下泪来。这样近,这样真实,我能够看见北方的美景,能够闻到北方咸湿的空气,能够听见东海旁海鸟moin moin般的悲鸣。

      说实话,当我第一次知道我必须在石勒苏益格-荷尓斯泰因的小镇蒂门多尔费尔斯特兰德实习时,内心有多么失望呀!其他三个城市-柏林,科隆和法兰克福,几乎是德国的代表城市,是人们说起德国便会想到的地方。而蒂门多夫,我甚至从未听说过这里。然而,从第一天到达这个北方小镇起,我便开始感到庆幸。那一天下着淅沥的小雨,凯尔斯滕先生和基拉开车将我们从法兰克福送到蒂门多尔费尔斯特兰德,我由于感冒,一路上都在睡觉。当我睁开双眼,透过被雨水打湿的车窗向外看去,远方湛蓝的天空中竟隐约挂着一道彩虹!这会是一个好的征兆吗?无论如何,这个小镇用它无与伦比的美在第一天就令我欣喜若狂。到达玛丽蒂姆海景酒店后,凯尔斯滕先生推开两道大门,就像是推开了通往天堂的门-东海就在眼前,蔚蓝而阴郁,厚重的云笼罩在上方,海滩上的沙子由于下雨而结成块,海鸟叫着“moin moin”,一切都无比和谐,无比宁静,宛若一个真正的天堂。

      所以当我面对着这样的景色开始工作,还有什么可失望的呢?早餐的工作分外忙碌,不停地收餐盘,再到洗碗处分拣,然后要为客人端上他们想喝的饮料。两个月下来,对于常见的咖啡和茶的种类,我竟也能脱口而出了-“早上好,您想喝些什么?茶还是咖啡? Earl Grey还是Morgentau? Latte Macchiato还是Cappuccino?”下午则在厨房里,做些“polieren”的工作,所以两个月以来这个词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偶尔也会跟着维特先生或者恩格尔先生去收拾会议房间,一天的工作便差不多结束。

      吃饭时间总是过得非常愉快。我总是端着自己的盘子,接一杯Latte Macchiato,从厨房后门走出,坐在台阶上,面对东海的美景,看着玛丽蒂姆的旗帜飘在风中,渐渐地我也彻底喜欢上了这个酒店,也觉得自己的确是玛丽蒂姆的一员了。

      每一天都如此,时间便过得相当快。工作,吃饭,休息,闲暇时间和朋友一起散步,偶尔也去喝一杯,或者骑着自行车来一次远游——有一次我甚至独自从蒂门多尔费尔斯特兰德骑到奥伊廷,参观了那里的城堡!其实我我不太认识路,不过在石荷州的乡村迷路,周围都是低地小镇的景色,倒也乐在其中。

      我觉得自己就像度了两个月的假一样。所以当我后来在柏林工作时,是多么想念北德的悠闲呀!柏林太大了,空气也不好,人也没有北德那边亲切,工作也更严格、更繁忙。

      不过在柏林我还是有一些美好记忆的。有幸亲眼见到了李克强总理和默克尔总理,下班后亚历山大广场上和同事一起狂欢,这些我也不会忘记。

      我无数次地说过,我要感谢德国,因为这个国家让我有了所谓的梦想,而这一次实习更是让我的梦想变得更加坚定。我很骄傲自己知道自己要什么,很骄傲自己学习德语,也很骄傲自己为了梦想而不断努力。许下一个梦想,为它不断努力,看着它一点一点变为现实,或许在那之前会觉得这个过程无比漫长而感到痛苦,可这就是人生的一个阶段。直到它真正被实现的时侯,一切都有了价值,有了意义。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in den siebten Himmel katapultieren一样,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了。
 
评论
热度(7)
  1. 南钟MeenzerLekkerTing 转载了此文字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