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家≪吉姆餐厅≫BY赵雷》

幸胡的糊糊: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家≪吉姆餐厅≫

     2011年10月,

     之后的那些秋夜!

     我总是习惯从工作室出来之后坐在隔壁胡同的清真餐厅里点几个肉串喝瓶啤酒,吃完,一个人骑着小摩托车,无拘束的,回家睡觉。

       因为想念母亲至深,导致我总有一种钻心的孤独。每当天色暗下来,每当一切静下来,眼前就会浮现从前的一幕幕。

       秋夜带给我的凄凉是任何喧闹都无法覆盖的。餐厅里生意很好,老板、服务员们和我都很熟悉,就像我对秋天一样的熟悉与敏感。突然我觉得这家餐厅就像我的家,它像家人一样在为我准备着晚餐,那个嘎小子服务员总是对着我笑。顺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怪想法,我跳了出来: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那个正在端着酒杯流泪的男人,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我能理解他的悲伤,却无法为他清唱一支歌。我为自己起了个新名字,那是从母亲的名字延续而来的。“米尔”!这名字把我和母亲绑在一起。然而我又很讨厌这名字,它提醒着我,催促我走出那片时光乐土。我为这个餐厅也起了新名字“吉母餐厅”,因为在这里吃饭是要付钱的,所以“吉母”变成“吉姆”。

       所有的餐厅都是吉姆餐厅,它是从“家”演变过来的另一个似家的环境,隐匿于心。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坐在吉姆餐厅里用餐,但是你们是否像我一样怀念过去,怀念那些陪伴我们走过的故人。 

       我不知道自己今后的命运是什么,但我会把吉姆餐厅装在心中,像母亲告诉我的那样,一直走下去。



        赵雷

        2014年6月24日
评论
热度(5)
  1. 南钟Meenzer幸胡的糊糊 转载了此文字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