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Meenzer
风吹不到的天涯。
 

TissotChung:

又是一个星期六。德国的周末是一定不上班的,周六最多有一些大超市和面包店会开门,中央火车站里面的店面会开门,其他各式各样的店铺主人都闭门享受周末。周天只剩下面包店和火车站有零星的生意了。这个周六刚好汉诺威的Herrenhäuser Gärten 举行烟火表演,作为国际学生的我收到了学校活动组织者的通知,于是就趁下午阳光正好去和朋友们碰面一起前往。


汉诺威这边的日落会倒很晚,天气好的话,常常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远眺天边都还有染红了的余辉。下午七八点却正是日落的好时分。 我的德语不是很好,好在英语很流畅,穿插着德英的语言和世界各地的国际学生们一起交流自己的人生感悟(其实风华正茂,感悟可能不多,怕是大多是经历和感受)。真的是只有走到另一个环境,才知道世界有多大,人们的想法和目的是多么的各异,也在这个时候想到了许多关于缘分的东西。一些矫情的念头闪过脑中,想想在这么大的世界里遇见一个soul mate 是多么难的事情,在大多数时候为之驻足的人和事,到头来只能证明自己当时是单单的一厢情愿。 阳光晒在每个人的身上,那些都是年轻的生命,享受着青春的容颜和无限的未来——至少对于那些找到幸福的人来说是的。


汉诺威大学其实就在Herrenhäuser Gärten 附近,一大片绿地使得这块平平的地方能够有1.9km 的绿荫长廊和大片的草地。由于要买比较高价的门票,因此我们就选择在这个过去属于皇室的华丽花园外面的草坪坐下,继续着吃喝玩乐,等待日落时分,晚上十点整的烟火表演。


表演快开始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能够看到拖家带口的人来到这里,小宝贝被大人揽在怀里,稍大一点的孩童活蹦乱跳地奔跑。中年人讲讲自己的工作,老年人拉拉家常,妇女们开始了保养青春的话题。


十点,表演开始。天空还没有完全褪色,即使Sonne(太阳)已经消失在天际线以后。可以看到,在那片深蓝如海的晴空中的白云和一些散落的星,他们一起作为烟火的背景,成为华丽背后深沉的布景。古典的音乐恰到好处的跟着烟火在空中起舞的节拍奏响着,一会儿照亮一篇,一会儿又在深邃的苍穹轻轻的一点。

花火,让人产生好多联想。心境不同,它给人的感觉也不同。

烟火下的情侣,总是少不了暧昧的亲昵,年轻真好,总是能够把能够把握住的人紧握怀里。可惜的是自己却至今没有感受到一份这样的感情,虽然年轻。有爱过的人但是就像石头沉入湖底没有回声,独雁飞过天空缺无迹无痕,也像这花火,一闪一烁,一度照亮过天空却不曾被天空留意过。天太大,大得看不见也感受不到这一簇簇的热,这一点点的光。正如,单单的想念最终只有消失在无数个不眠的夜,常常的期待变成了看着她依偎在别人的肩。


看烟火,一开始兴奋,到后来越看越是伤感。一下,一下,每一次都是最努力的绽放,每一次也是这花火生命的终章,盛开过,灿烂过,也随之慢慢得被夜色吞没。要是把每一朵烟火比作一次心跳,那么最后那一颗便是一次终结,就像生命的终结一样。一辈子只有那么长,怎么去选择自己的生命形式,又怎样去绽放。随之又想到了受 @SonneChen 赠予的那本叫做《生命咖啡馆》书,让人觉得不管怎样,心之所向,必有所至。


孤独?可我看见的却偏偏是灿烂的青春韶华,是熙熙攘攘的人流和每日不息的川流。不知何时,摄影让我开始反问自己,让我发现很多东西不是所见即所得,而是一切都属于自己的念想。


I've just heard that you've found your one, and here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of you.


关注度不高,影记便由着自己的性子变成了牢骚。


Ganz spät in der Mitternacht

19, Mai, 2014, Dorotheenstraße

Hannover, Deutschland

 
评论
热度(13)
  1. 南钟Meenzer老熊Tristan 转载了此图片
© 南钟Meenzer/Powered by LOFTER